推荐资讯

马车上端坐的白发黑衣的魁梧老仆同样容貌苍老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37 浏览:
 
    而此时,黑色马车中。
 
    陈发一袭青衣,儒雅秀气的盘膝而坐,身上一丝一毫修仙者的气息都没有,宛如凡夫俗子。只有膝前横放这一柄通体漆黑,弯如满月的奇形长刀。
 
    那柄长刀,不时跳动,似想挣脱束缚破空飞去。但陈凡每一指点下,都会有一道青色光芒,如龙如符,灌注进长刀中,让它渐渐平稳。
 
    “陈前辈,您是要去找吴家算账吗?”
 
    穆红提有些犹豫说道。
 
    林舞华也秀眉微皱。
 
    她们对吴家的感官并不算差。虽然在古仙台上,吴家有些人想要出卖陈凡,吴白素更在关键时刻退缩。但吴青颜一直对她们关照有加。
 
    “我和吴家,无仇,但也无恩。此行仅仅见一故人,还一份人情,然后辞行罢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摇头。
 
    在说着的时候,威震北荒的黑绝天刀,依旧在他膝前剧烈跳动。引得三女不时惊惧望来。紫岚郡那一战,她们虽未轻言目睹,但也听闻了。
 
    陈凡的战力,可谓举世无双,肉身几近无敌。风家被一举踏平,冥渊世界被横扫,连最后的风子秋都当场战死。黑绝天刀自然落入陈凡手中。
 
    虽然当时,胡家、宁家、太一宗等出面,想要讨回黑绝天刀。
 
    但被陈凡弹指连杀数位太上长老后,再无一宗一族,敢开此言。在王家天君不出面的现在,陈凡如今威及八方,横压北荒。
 
    “陈前辈是去找青颜姐姐的?”
 
    云依儿快语。
 
    林舞华和穆红提正要开口的时候,就见外面一声苍老的声音,遥遥传来:
 
    “吴家吴问鼎,挟吴家上下,拜见陈丹王!”
 
    ...
 
    上一次陈凡来的时候,虽然名满北荒,但吴家并未太过郑重。但这一次,吴家老祖吴问鼎,带着吴家所有高层,远出千里迎接陈凡。吴家七支镇海战阵,更是倾巢而出。
 
    数十万修士,数百位金丹,列于天空两旁,无穷无尽,但这些人,望着黑色马车,具都齐齐躬身,恭敬到极点。
 
    坐在马车中的林舞华三女不由一个恍惚。什么叫威势滔天,这就是真正的威势。
 
    车马还未至,堂堂天君世家,就远出千里之外迎接。吴问鼎天君世家老祖的身份,尚且恭敬以待。许多尾随着黑色马车,见到这一幕的罗乾炎、公孙岚等人,更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 
    “吴道友不用客气,我此来,仅仅是见一见吴青颜罢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身形未动,淡淡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。
 
    “见青颜?”
 
    吴家上下惊讶。
 
    陈凡踏灭紫岚风家后,如今已经是整个北荒,最顶尖的大人物。一举一动,都引动北荒所有修士的瞩目。除了王家外,就算其他天君世家,在他面前都挺不直腰板。所以陈凡一路向镇海郡行来,吴家早就惊惶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吴晓她们都在怀疑,陈凡是不是要清算她们背叛。
 
    便是吴白素,也有些担忧。害怕陈凡挟滔天威势而来,逼吴家臣服。吴问鼎等人,虽然想和陈凡交好,结交一位年轻俊杰。但此时的陈凡,哪还是年轻俊杰?虽不为天君,但胜似天君!如此一位绝世强者登门,而且敌我不明,他们怎能不惧?
 
    吴问鼎表面虽然恭敬,但他手中托着的玄水黑鼎,散发出的隐晦波动,丝毫不比黑绝天刀稍弱,赫然是吴家镇族天宝。
 
    可谁都没想到,陈凡竟然是来找吴青颜的。
 
    “殿下,您来找我?”
 
    在吴问鼎的示意下,穿着白色丹袍,清雅秀丽的吴青颜有些迟疑的站出来。
 
    她脑海中,忽的响起陈凡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我要离开北荒了,此来向你辞行。”
 
    “丹盟中斗丹之前,你将司徒宸的丹术尽数告知我,这份恩情,陈某一直记着。我传你《玉清丹书》一卷,勤加修持,可登天丹师之位。”
 
    “代我照顾好乔乔。”
 
    三句话之后。
 
    等吴青颜回过神来,黑色马车已经飘然远去。她脑海里,只剩下一卷清光缭绕的丹经,证实这之前的话真实。
 
    “真是奇怪的人啊?”
 
    吴白素在她旁边,眨巴着大眼睛,咕哝道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天荒历,十二万九千五百六十三年。
 
    陈凡入北荒三月,又出北荒。入北荒时,默默无闻,区区一丹师。出北荒时,名动天下,举世皆知!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941章 仙轮五转(我回来啦,恢复正常更新)
 
    “哒哒。”
 
    一辆黑色的马车,横过虚空。
 
    马车通体漆黑,朴素的毫无花纹,看上去并不像仙家座驾。马车上端坐的白发黑衣的魁梧老仆,同样容貌苍老,身形佝偻,气息微弱。
 
    无论从哪里看,这一马一仆,都并非大有来头者,看起来,更像某些小宗派小家族出身。
 
    偶尔一只身长数百米,背负亭台楼阁雕梁画栋,宛如小山一般的仙家妖兽从头顶呼啸而过,不仅带来阵阵狂风骤浪,还隐约有嗤笑鄙夷之声。
 
    “嘿,连只黑魇踏云兽都买不起,只用头杂血的黑炎踏焰马做拉车。这是哪家的少爷公子出门啊,简直丢尽了我们修仙家族的脸。”
 
    有年轻气盛,眉宇傲然的青年修士嗤笑。
 
    “哎呦,公子。那黑魇踏云兽,可是踏焰马的始祖,纯正的金丹级妖兽。号称一脚可踏碎千丈山峰,一口可蒸干一湖水。不是一域王族,或者天君世家子弟,谁用的起啊。”
 
    旁边身材妖娆,穿着暴露薄纱,千娇百媚的女修依偎在青年修士身边,娇声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。”
 
    左右近皆大笑。
 
    马车沉默,依旧向前驶去。
 
相关阅读